首頁 推薦 圖說視頻經濟公司金融專欄智庫人文活動中經實時報
首頁>人文 > 文藝>正文
北大教授辛德勇:由“打虎武松”看日本國朝臣備的真假
2020-01-13 09:26 作者:辛德勇 來源:中國經營網

今天我和大家交流的話題,是對有關方面新近隆重推出的一方所謂唐墓志的看法。它就是帶有“日本國朝臣備書”字樣的那一件所謂《李訓墓志》,鐫刻在石頭上的正式標題,是《大唐故鴻臚寺丞李君墓志銘并序》。

據說,這方墓志推出后影響聲勢之宏大,已不僅限于中國國內,至少在日本國新聞界,也對這一“突發”事件,給予了高度重視。當然,這同參與宣傳工作的就有不止一位日本學人,應該有一定關系。


image.png


《李訓墓志》志蓋銘文拓本

聽不到聲響的“轟動效應”

“新發現”面世那天是個大日子,正好是剛剛過去那一年的圣誕節。對于世界上很多地區和國家熱愛生活的人來說,這是個喜慶的節日,相關部門在這一天舉辦所謂“新書發布會暨學術成果公告會”以推出這方墓志,或許是特地選擇的好日子,可以給這一“秘寶”增添幾分喜氣。當然,對于一心抵制過洋節的人來說,說不定會因此觸霉頭,那就不是黃道吉日了。

不管是不是出于這樣的原因,據說,在這次會議舉行后,很快就在“海內外引起轟動”(王瑞來《〈李訓墓志〉書寫者“朝臣備”是不是吉備真備?》,見《澎湃新聞》之《私家歷史》,2019年12月29日)。講這話的王瑞來先生,身為日本學習院大學教授,至少有日本的社會背景。不過王先生講的“海外”,恐怕只限于日本國,并不包括日本列島之外的其他國家,譬如歐美諸國。

署名“王小燕”的記者在王先生講這話同一天、同一媒體發表一篇報道《中日關系史添新史料:遣唐使吉備真備真跡及其研究成果公布》,文中講道:“此項發布轟動了日本,日本公共廣播NHK以及各大報紙均于當日進行了大幅報道?!笨晌以贜HK中文網頁上看到12月26日的報道,短短只有三百多字,很專業地復述說:“專家指出,該墓志銘很可能出自吉備真備之手,他是隨日本遣唐使一道西渡大唐的一位留學生?!?/p>

NHK報道中提到的專家,惟有“發現該銘文的深圳望野博物館館長閻焰”,而專程來參與這次發布會暨公告會的日本唐代史研究權威氣賀澤保規教授(東洋文庫研究員、明治大學東亞古代石刻研究所所長),連提都沒提。關于日本學者的態度,NHK依然只是很職業地寫道:“這一發現也引起了日本專家的關注。專家認為,由于日本國內尚未發現吉備真備真跡,因此該發現極具重要意義?!逼狡降?,甚至可以說頗有幾分冷冷的,一點也看不出什么“轟動”的氣象。另外,在深圳望野博物館微博上轉發日本《讀賣新聞》的即時報道中,情形也大體相同。

孰知新浪網轉發上述國內報道時,標題竟變成了《這項唐朝墓志銘的研究,轟動日本》。這“標題黨”搞的,宛如日本國發生了一次大地震或是海嘯,呈現在公眾眼前的,已是一番舉國喧騰的景象。

事實上,除了來華參與這場會議的氣賀澤保規先生和王瑞來先生,以及日本姬路獨協大學石曉軍先生之外(石先生的文章《也說〈李訓墓志〉中的“朝臣”》,刊《澎湃新聞》2020年1月8日之《私家歷史》),到目前為止,日本東洋史學界并沒有其他專家發表過看法。我特別注意到,在王小燕的報道里,只字未提應邀出席這次會議的日本“書法團體‘瑞云書道會’的理事長曾田成則”先生發表了什么看法。我理解,至少從書法技藝角度講,這種沉默是一種慎重,甚至否定。不是銘文的字跡寫得好還是不好,而是它是不是符合那個時代日本來華人員的漢字書寫狀況。

“預流”還是“作浪”?

以上就是我所看到的,海外世界對所謂《李訓墓志》的實際態度。新聞行業的職責,就是如實報道發生了什么事,而不管是好事還是壞事,也不管是熱鬧還是冷清。只有政治宣傳或商業營銷才會夸大其詞,以至無中生有。況且即使真的轟動起來了,我們做學問的,還是要冷靜看待,不宜輕易隨之起舞,更不能幫著助陣造勢。這是我作為一個專業歷史學研究者,對待轟動性新聞事件的看法,我們在自己的領域負有更多的社會責任。

這個責任當然首先是學術層面的,即要對學術盡職盡責。在我看來,應當首先關注所要研究的問題,而不宜過分追捧新材料。史料新與舊并不重要,是研究這些問題需要什么史料,就用什么史料。過分強調不在新史料上“預流”(陳寅恪語)就做不了學問,或是不管怎樣努力也都沒有“時代”的意義,往往就會走火入魔。這不僅會把苦心所“預”之“時代潮流”變成魔道妖道,還會使人喪失正常的理智,以至把能工巧匠們小黑屋里新鮮炮制的作品,誤認作遠古時期的驚天大發現。這樣一來,非但不能清楚地認識歷史,還會給我們對歷史的認識增添很多混亂。

在涉及更多普通公眾的社會文化方面,一項信實可靠的歷史大發現,本來是激發公眾關注歷史、走進歷史的良好契機,學者理當及時把握這樣的契機,并以新發現為切入點深入研究,響應公眾的關注。展示言之有據的歷史知識,讓歷史學回歸社會??墒?,若是把當代手藝人的仿制品誤認作往古先人的遺物,那就會適得其反,傳播擴散錯誤的歷史知識,把公眾引入迷途。

稍微了解一點中國文物市場狀況的人都知道,時下各路手藝人的仿古慕古之作,不僅制作水平日益精湛,而且品種日增,產量日高,辨正祛偽,不勝其煩。因此,雖然從看第一眼起,我就感覺所謂《李訓墓志》應屬贗造,但并不想專門花費精力做辨偽工作。自己心里明白并簡單公開表明看法,也就夠了。別人愿意怎么對待它,為它說好話,都是別人的事,那就由他去吧。

可是后來仔細一看上述報道,發現事態比較嚴重,即不僅有包括氣賀澤保規教授在內的中外唐史和碑刻史專家,對這通刻石銘文的真實性給予高度肯定,并且大力闡揚了它的史料價值,“該墓志已向深圳市、廣東省文物主管單位申報,并經專家組鑒定,正式備案登錄入國家文物數據庫”。這等于鐵板釘釘,給這通石刻報上了“戶口”。


* 除《中國經營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

* 未經本網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經營網” 或“來源:中國經營報-中國經營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經營網(本網另有聲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

* 有關作品版權事宜請聯系:010-88890046 郵箱:[email protected]

手机赚钱软件大掌柜